欢迎您访问张謇纪念馆官方网站,今天是:
张状元与两个田状元
2011-6-13    作者:Admin    点击:6907
 

在撞见光彩夺目的一生中,与农民结缘情深,留下了一桩桩动人心扉的佳话。这里说说两个“田状元”的故事。

东瀛访垦农

1902年,张謇在京城里任职。一天,他突然接到一封从日本辗转寄来的厚厚信函,拆开一看,竟有洋洋万言。写信人原是老家住在山东泰山下的一位贫苦农民,名叫许士泰,几年前到了日本北海道当侨民,在那儿开垦荒地,现在富了起来。许士泰在信中详述了开垦家乡荒地的种种建议。张謇被信函内容所感动,当即提笔批示,很快转交给济南府。后来却石沉大海,不了了之。张謇为此事却一直耿耿于怀。

过了一年之后,张謇被清政府派往日本考察。在宴请张謇的筵席上,日本明治天皇称赞华侨许士泰有胆有识,励精开荒万余顷,被天皇授予银杯和荣誉奖章。张謇听了,不禁心中一震。当天,张謇不去由日本政府安排的富士山观光,而要去北海道会见许士泰。

到了北海道,张謇找到了许士泰,便抓紧时间,参观了许开垦的田园、水利、桑林、牲畜繁殖场,特别对以灌溉渠引导河水进入梯田和就地取材发展中小型商品作坊极感兴趣,并且一一细问,赞不绝口的说:“农民以农为本,但要发展多种经营,才能破穷致富。我确是从您身上大开了眼界!”临别时,张謇嘱咐许士泰往后写信就直接写张謇收,不致延误时间。听到直接写张謇的名字,许士泰现出难为情的样子,张謇安慰道:“农民是衣食父母,我们都是炎黄子孙,应该亲同手足。”回到下榻处,张謇对随员们说:“不要只知道日本的富士山,我们中国有泰山公,泰山下的一个贫苦农民,跑到日本励精创业,成了一个受人敬慕的富翁,我们却蒙在鼓里,一点也不知道,真是无比羞愧,白拿官俸了。”

这件事,对张謇的感触太大了。直到1911年,他出任尊重山临时政府实业部长时,一直与许士泰信来信往,交谈农垦经验。1913年,张謇在担任全国水利局总裁、工商农林总长时,还差人将许士泰接回国内,在山东的即墨等地区指导过农垦。

结谊刘旦诞

常乐镇东侧、头匡河西的农民刘旦诞,悉心研究农业盛产,勤耕巧作,创造了很多优质高产农副产品的记录。这事让张謇闻知,异常感奋。

一年秋天,张謇亲自上门拜访刘旦诞。这时候,刘旦诞正在田地里劳动,张謇也来到田间,一边看着刘旦诞劳作,一边与他交流。张謇虚心地问:“刘伯伯,请说说您高产的门槛吧。”“采用夹种方法产量来得高。”刘旦诞说,“比如,玉米地里夹种赤豆,每千步(约4亩)可以增收三四百斤。我后来引进了良种大红袍赤豆,可增收六七百斤。”他还在棉田里夹种旱稻,每千步可增收五六百斤。旱稻不用灌水,省劳力,收获后割去稻柴,让棉花生长,不会受到影响……

在交谈中,刘旦诞不仅对答如流,而其颇有见地,张謇很是敬佩,热情陈赞道:“刘伯伯,您真是‘田状元’啊!”不久,经张謇推荐,刘旦诞参加了江宁府(南京市)召开的勤业回忆,会上赠给刘旦诞写有“孝悌力田”大字的匾额。之后,南京又举办农产品展览,张謇又让刘旦诞种植的大红袍赤豆、旱稻米等富有特色的产品,选送去展览,荣获银质奖盾。

有一年夏天,农田里蝗虫大发,张謇和海门知县下去检查灾情,来到刘旦诞的田里,由于保护得好,三窕田地里的青苗均未遭虫害。张謇大加赞赏,吩咐知县赠给刘旦诞“乐善可丰”的匾额。这样,刘旦诞的名声四处传扬,成了人皆称道的“天状元”。

就这样,张謇与刘旦诞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在刘旦诞70寿辰,张謇亲笔书写了“耦耕乐寿”四个大字的匾额相赠,庆贺这位富有种田经验的老农。刘旦诞在89岁那年,不幸病故,张謇深为痛惜。他闭门谢客三天,写下了长达1200多字的《良农海门刘叟墓碣》的碑文。这位文状元对于“田状元”的如此敬重,真实亘古未见啊!

作者:丁士风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向上
CopyRight © 张謇纪念馆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54684号 您是本站第 9181827 位访客 Flash首页